路行凡尘客

一个自调
挺温柔的蓝绿色,金粉玫红sheen
很满意,快乐!

谢欢。
他叫谢欢。
是晚媚的影子小三。

剧版镇魂人物印象色②

楚姐是私心.
林静有参考原著设定

剧版镇魂人物印象色①

有调节亮度
其实面面和黑袍是同一个颜色但是粉和sheen不一样看起来像俩(...)
我永远喜欢楚哥!

翻相册觉得这张图特别楚郭
楚哥十分护崽子了√

如果你的数学考了30分还要家长签字

/ 空间看到的说说觉得挺有意思.
/ 安雷.嘉德罗斯.格瑞.帕洛斯注意.
/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的.
/ 占tag歉

#假设你数学考了三十分还要家长签字#
  
  安雷
  ''爸...我跟您说个事儿呗――''
  晚饭过后你避开雷狮把安迷修拉到一旁,小心翼翼的询问他.
  ''爸...你给我签个字儿吧...?''
  安迷修从你手中接过揉成一团的试卷,盯着上头鲜红的30就要拿双剑.看你可怜巴巴的揉着衣角终究也舍不得,叹了口气扯着嗓子想叫雷狮.
  ''诶爸!你别跟爹说啊!不然他得打死我!''你慌忙想要捂住他的嘴,可惜为时已晚――
  ''什么事儿啊,还不能让我知道?''雷狮从背后抽走了你的试卷,扫过一遍之后蹙起了好看的眉.
  ''...这里是粗心,不该错吧?... ... 这儿..我记得我跟你说过这个重点,嗯?'' 雷狮略带严厉的语气让你有些害怕,你的头更深的低下去.
  安迷修拍拍雷狮的肩膀坐到他旁边,用漂亮的眼睛盯着你.
  ''有些错误只能犯一次哦?如果次数多了的话,就不是乖孩子了.
  告诉我,你下次会改正对吗?''
  你羞愧的点点头,更用力的揉着衣角.
  雷狮哼了一声,把衣服从你手中扯出来.安迷修看到你点头脸上笑意更甚,俯下身亲吻你的发顶.
  ''那么期待你的下一次表现,我的小小姐.''
  
  嘉德罗斯
  ''渣渣就是渣渣,这种题也能考的这么低.''
  嘉德罗斯不屑的嗤笑一声,大笔一挥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想了想,拿着试卷往书房走去,留下你一个人手足无措. 你知道你让嘉德罗斯很丢脸,他很生气吧.
  ''啧,愣着干什么啊渣渣,过来我给你讲题.''嘉德罗斯从书房探出头来叫你,看你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烦躁的抓抓头发.
  ''行了别闹了.下不为例.''
  
  格瑞
  格瑞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你猜测那可能是暴风雨之前的安宁.
  事实证明你除了在数学上脑子不太好之外,猜谜也不怎么样.
  ''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这都是自己的事情.
  听明白了吗.
  别跟我浪费时间了,自己改,不会的问我.''
  
  帕洛斯
  你从来都想不透你老爹的想法,比如现在――
  帕洛斯看着你30分的数学试卷不仅保持住了以往的微笑,嘴角的弧度似乎更大了.他的食指一下一下的点在红木桌上发出''嗒、嗒、嗒''的声音,你的心也一点一点的提起来,升到了嗓子眼.
  ''把你的心脏咽下去,跟我紧张个什么劲儿.''他终于把手收回来,拾起了那支价值不菲的签字笔,却并不急着签名,只是拿在手上转了起来.
  你很没出息的盯着帕洛斯的手出神,并且不自觉的跟着他的节奏抖腿,直到帕洛斯在你眼前打个响指.
  ''嘿姑娘,回神了.
  ''你说你爹我这么聪明,你怎么也得随我吧.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下次,回到你应该的位置.''
  你乖乖的点头,帕洛斯奖励似的揉了揉你的额发.
  ''乖姑娘.''

/ 吃我邪教么!
/ 本来是只画了Mabel....想着想着就糊了个  凯莉/???
/ 占tag致歉

/ 五分钟短打码个梗.微帕佩帕向
/ 占tag歉
/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的

  桥那边儿的瞎子又来了.
  瞎子最宝贝的是他那支烟枪.玛瑙的烟嘴儿,红木的枪身被磨的发黄.镂空的金丝线当中的翡翠石榴籽儿经了年岁都落了.就算这样,瞎子还是那他当成宝贝.
  瞎子身边儿有一只狗.其实也不是狗,一头稻草一样乱糟糟的黄毛.每当顽皮的孩子冲着瞎子扔石头块儿,狗都凶悍的咬回去.
  这时候瞎子就悠悠的吐着烟,揉着狗的脑袋夸他好狗.

  后来狗不见了.别人问起来瞎子也不说话,只是长长的睫羽遮住了混沌的眼珠.
  瞎子的烟枪也没了.瞎子最宝贝的东西一并丢下他.

【酒茨】

  酒吞经常在梦里看到一副场景:盛满阳光的日子里,一匹有着红角的白鹿从森林中窜出来,沐浴着暖阳开始奔跑、跳跃。穿过一片花海,踏过一块平原,越过一道峡谷,停在一条小溪旁。鹿灰中透着紫的蹄子轻轻敲打溪边的卵石,咔哒咔哒的轻响让酒吞很愉悦。鹿伸长了脖子饮用甘凉的溪水,有鱼儿游过带起的水花,投射了阳光就像是彩虹。彩虹落到一片雪原上,鹿的脸上就湿了一块儿。鹿抬起头来,金色的眼睛跟溪水中的太阳一模一样,湿漉漉的,清澈干净。 鹿的角也愈发的流光溢彩,流淌着火焰的光芒。

  酒吞有种奇妙的预感,他觉得他与这头鹿隐隐约约有着些奇妙的缘分,相遇的日子也不远了。

/ 码个脑洞吧
/ 想写吸引人的特别好看的茨木
/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的

【瑞嘉】

  格瑞是被压醒的.把压在自己身上的东西抱了个满怀,格瑞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家小孩儿的睡颜.

  睡着的嘉德罗斯软软的暖暖的,平日里张扬的金发此时温顺的耷拉下来,散在他的肩窝里有些痒,好像松鼠蓬松的大尾巴扫过他的脸颊.格瑞低下头嗅嗅嘉德罗斯的发梢,有昨晚用过的牛奶洗发露的味道.想当初嘉德罗斯还因为洗发露的味道跟自己闹,最后还不是坐在浴缸里满手泡泡吹的开心.真是个小孩子.

  伏在胸前的金色脑袋动了动,嘉德罗斯因为浓重睡意而带着的声音传出来:''格瑞...我还想睡一会儿...''然后趴在格瑞身上没了动静.

  抱着嘉德罗斯侧身把一百三十斤的肉放在床上,小孩儿翻个身睡的四仰八叉.格瑞用被子的一角盖住嘉德罗斯被养的肉肉的小肚子,放心的下床去做饭.
  

  培根被煎的滋滋作响,并排着被夹进两片边缘烤的微微发黄的方包中.手指持住刀柄将方包沿对角线一切二.圆滚滚的洋葱圈中间窝进一个鸡蛋,蛋清在热度的作用下起泡变白,像布丁一样的触感.等到鸡蛋和洋葱圈完全融合时将它小心的移到原谅色的盘子上.表面煎的有些脆的肉肠也被码在盘子边缘.从冰箱里拿出冰凉的酸奶倒入黄黑相间的碗中,将谷物麦片和切片切块的水果码到酸奶上稍微搅了搅让它们混合的均匀些.

  嘉德罗斯喜欢的西式早餐.

  做完这些事情的格瑞正在思索是喝咖啡还是红茶,嘉德罗斯趿拉着拖鞋挪过来向格瑞讨一个早安吻.嘉德罗斯嘴里有薄荷牙膏凉凉的味道.

  一切的温度都刚刚好.酸奶在室温的作用下不会太凉,破开表面流出金黄蛋液的溏心蛋也不会烫到舌尖.格瑞咽下口中的褐色液体注视着嘉德罗斯还算体面的吃相,末了被咖啡的余味苦的吐了吐舌头.

  格瑞不怕苦,但作为牛奶的头号迷弟,即使咖啡也要加牛奶.然而自家小孩儿的吃相可爱过头,不知不觉就忽略了一旁拧开盖子的牛奶.

  嘉德罗斯干掉最后一根肉肠发出满足的感叹,摸摸自己的小肚子眯着眼睛的模样像一只吃饱喝足的小狮子.

  小狮子蹭到自家饲养员的身边.

  小狮子扒住自家饲养员的腰身.

  小狮子软软的在自家饲养员脸上吧唧了一大口.

  格瑞伸手擦去了嘉德罗斯留在自个儿脸上的一圈酸奶印,沉默着将最后一口咖啡一饮而尽.不加牛奶香甜气味的苦涩感提醒他,小狮子还没成年.
  

/ 一个小短打.应该还有.
/ 好像看他俩甜甜的日常..啊..
/ ooc是我的.嘉德罗斯是格瑞的.
/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的.